百年校庆








 
 
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校庆要闻 >> 正文
 

十 年

2009-05-14  阅读:  作者:2003届校友朱宇煌

九十周年校庆的时候,我是一名通中的在校生,读初二。
一百周年校庆的时候,我早已离开通中,在上海念书,读研二。
中学同学发短信来问:校庆,回去吗?
我回复:再怎么样,我们都不太可能有机会参加二百周年校庆。
他说:好,我决定回去。

十年前,穿着校服迎接校庆,用汪校长的话说,是“迎接校友的小主人”;
十年后,从上海赶回来参加校庆,夹在滚滚人流中,变成了被“小主人们”迎接的校友。
十年前,站在诚恒楼二楼,举着相机,蹲好点,从镜头中目睹的众位名校友一起步行走进学校大门,我激动不已,当中有多少是传说中的人物,今天活生生的站在了眼前;
十年后,站在十年前的位置,举着相机,扫过签到桌边的滚滚人流,“老三届”校友站在桌上、高举写着“老三届”的牌子,大声招呼“老三届”同学们的场景让我一瞬间情难自禁。我拿着矿泉水冲到“老三届”签到处,把水递给这位大声喊了一个多小时的校友,他问,你是?我说,您别管了,我是“老三届”的儿子。
十年前,在科学楼前冒雨拍照,范曾、袁运生两位先生听着陆焕生校友的演讲拭泪、鼓掌,我一一摄入境头;
十年后,风雨操场上,看到李大潜先生坐在嘉宾席上,一下子想起他每天骑着那辆老式自行车穿过复旦校园的情景,以及研究生入学时他作为教授代表对我们新生的殷切寄语,那时候我非常骄傲地想:台上讲的、台下听的,都是曾经的通中人。
十年前,校庆那天也下小雨,站在高处看校园,可以清晰地看见雨中许多的白发;
十年后,校庆这天的雨比十年前更大,雨中的白发比十年前更多,九旬老人拄着拐杖坐在下大雨的操场上观看校庆演出,令人动容。
十年前,我在科学楼、崇晖楼、教室、艺术廊之间不停飞奔,为的是不错过校庆的任何一个活动,不错过任何一个精彩的镜头;
十年后,我花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待在“健雄馆”,为“老三届”校友们拍照。这是身为“老三届”的妈妈早就布置给我的任务,我也特别乐意去完成,因为我知道我镜头对准的是真正称得上历经“百转千回”的一群人,每个人身后都带着故事,合起来就是一本大书。有人说,“老三届”是当代中国一本活的历史,我想,我更愿意说,“老三届”是我们这个社会还存在着的最后的理想主义者——至少曾经满怀理想,现在仍然壮怀激烈。台上的诗朗诵、毛主席语录歌、大合唱甚至舞蹈,台下的热情的拥抱和紧握的双手,这是一群最不愿意向年龄屈服、向岁月低头的人。任海泉伯伯对我说:“我们是硬从石头缝里挤出来的!”
十年前,我的同学们,都在这个积淀厚重的校园里读书,以母校为骄傲;
十年后,大家分散在祖国各地,甚至世界各地,努力着,拼搏着,力争成为母校的骄傲。今天赶回来参加校庆的老同学们,我想拥抱大家每一个人。
上学的时候,最期待听到的是下课钟。
有一天,上课钟听不见了。可是,下课钟也听不见了。
还好,在百年校庆的日子里,我们还能团聚在一起。这是一个有关回忆的故事,经过了岁月的万转千回之后,回忆不变,热情依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附图说明:




图一:“老三届”签到处!


图二:都是曾经的通中人!


图三:令人动容!


图四:“我们是硬从石头缝里挤出来的!”


图五:老三届校友66届初三2班合唱《打靶归来》

编辑:党政办
上一篇文章:
下一篇文章:
 
版权所有 © 2008-2009 江苏省南通中学